久久健康 收藏久久健康
你现在的位置 > > 首页 >> >> 文化艺术 >> 收藏品读

土生土长的北京曲剧,还有谁在唱?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9-07-25 03:20:20

  扎根北京曲艺使用北京方言,上世纪90年代连创经典,如今仍无固定排练厅,演员严重流失  土生土长的北京曲剧,还有谁在唱?


许娣饰演北京曲剧剧目《少年天子》的孝庄皇后。 北京市曲剧团供图


《珍妃泪》演出,甄莹(图左)饰演慈禧太后。 北京市曲剧团供图


  北京市曲剧团租借北京京剧院楼后院的3至4层办公。 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林则徐在北京》联排现场,所在的排练厅为北京评剧院排练厅。 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日前,北京曲剧《林则徐在北京》在天桥剧场开锣首演。这是北京市曲剧团为纪念虎门销烟180周年而创排的全新剧目,作为北京市曲剧团近年来首次采用年轻创作班底创排的原创剧目,此剧也被视为该团低迷数年后的振兴之作。

  从1952年北京曲剧正式诞生,到1984年正式建团后的佳作频出,到上世纪90年代数个经典剧目连演百场惊艳京城,到2009年在长安大戏院十台大戏连演数天的锣鼓喧天,再到近十年来从首都人民乃至全国戏迷的生活中不断淡出,作为北京唯一土生土长的地方剧种,北京曲剧从初兴、繁盛走到了“触底反弹”的今天。舞台剧、戏曲的演出市场近些年不断扩大,观众席所见的年轻面孔逐日增多,而北京曲剧的演出,似乎很少出现在年轻观众的选择之中,曾辉煌一时的曲剧,究竟面临了什么样的困境?如今还有谁在唱?

  辉煌

  90年代迎来高峰,一出戏9个月演百场

  北京曲剧以北京曲艺中的单弦牌子曲为基调,唱词及念白均采用北京方言,不仅最能代表北京地域特色,还是唯一土生土长的北京地方戏。1952年,老舍创作的《柳树井》开锣排演,宣告了北京曲剧正式诞生,“曲剧”也由老舍倡议命名。因老舍作品中的京腔京韵及对北京文化的深入洞察,其作品被数次搬上北京曲剧的舞台,多部作品成为这一剧种的代表剧目。北京曲剧没有如京剧般严格的行当划分,也并不讲求程式化表演,其表现方式在借鉴了话剧等兄弟剧种的艺术特点后,结合唱腔形成独特的演出形式。

  1957年首演的《杨乃武与小白菜》是北京曲剧影响力最大的剧作之一,其主演为北京曲剧表演艺术家魏喜奎,从首演至1969年,该剧演出多达700余场,观众达70多万人次;60年代该剧与香港合拍为黑白、彩色电影并在其后被全国100多个剧团、不同剧种移植编排。及至1980年,北京曲剧以清光绪年间“戊戌变法”事件为背景创作《珍妃泪》,30天内连演36场,前后几年的演出场次更高达405场,极为火爆,直到2009年北京曲剧十台大戏展演时,它仍是该剧团的代表之作。

  在上世纪90年代,北京曲剧的发展迎来高峰。1995年首演于首都剧场的《烟壶》创下短短9个月演出百场的纪录,其后几年创排的《龙须沟》及《茶馆》同样广受赞誉,演出高达百场,北京曲剧名家孙宁、甄莹、张绍荣等主演上述剧目,风头一时无两,曾在热播剧《我的前半生》中吸粉无数的“薛珍珠”扮演者许娣,正是北京曲剧《龙须沟》的主演,并凭此夺得第十四届梅花奖。

  进入21世纪后,北京曲剧虽仍有新戏,但难比旧时风光。2009年,北京市曲剧团在长安大戏院举行十台大戏展演,当时仍为曲剧团演员的董汶亮,自认那是团里包括北京曲剧“巨大的回光返照”的一年。此后,北京市曲剧团虽接连排演了《正红旗下》《徐悲鸿》等剧,但始终反响平平。

  困境

  1.演员流失严重,综艺演出占半成

  1984年,北京市曲艺团曲剧队从曲艺团分离,正式建立“北京市曲剧团”,但如今,剧团演员们笑称彼时曾风光一时的剧团属于“三无剧团”,即无剧场、无固定排练厅、无独立办公地址。自1998年起,北京市曲剧团开始租借北京京剧院楼后院的3至4层进行办公,剧团的演出排练,也经常需要北京京剧院或北京评剧院等兄弟单位进行“帮助”。北京市曲剧团全年演出场次达400多场,但其中整本大戏及相声、北京曲剧唱段等综艺演出各占一半,综艺演出成为北京市曲剧团如今的工作重点。

  北京曲剧近年发展为何低迷?演员流失严重在新京报记者的调查采访中被公推为主因之一。目前,北京市曲剧团全团共有演员52人,其中近30位为去年至本月底新进演员,而他们的进入则多出于综艺演出需要的考虑。北京市曲剧团演员的构成除戏校定培毕业的学生外,亦不乏兄弟剧种出身及社招的演员,如《林则徐在北京》一剧的领衔主演李相岿,他2004年从中国戏曲学院北京曲剧表演本科班毕业后进团工作,与他同批次进团的8位同事,如今只剩下2个。过低的收入,成为北京市曲剧团演员流失的关键原因。

  曲剧团的演员收入以戏份轻重为标准分档,领衔主演为最高档,每场收入600元。此外,演员收入还需根据职称的高低乘以相应系数再加码。以李相岿为例,作为该剧的领衔主演及国家二级演员,他每场总收入可达720元。如今,李相岿平均每月演出至少5至6场,加上4000多元基本工资,月收入勉强过万,养家的责任则主要担在身为北大医学博士的太太身上。即便如此,这已经是李相岿进团15年来,收入最高的时期。

  2.北京地方戏如今难找北京人

  北京市曲剧团在招生中面临重重困难,“军心不振”根本上源于生源对北京曲剧的了解与热爱严重不足,以李相岿的话说属于“很多希望从事表演但去别处去不了的人,就来到我们这儿唱曲剧。”

  作为地方戏,“北京味儿”可谓北京曲剧之魂,除作曲及曲牌外,为保持“北京味儿”,北京曲剧要求演员演唱时的吐字归音、因字行腔都得讲求北京音韵。地道北京演员是曲剧舞台上最应有的组成部分,他们说话发音上自带京味儿,台词上天然便带三分功力,但因为收入较低,加之本地人不受户口吸引,团里极难招到北京本地人。“我们希望多找一些北京本地人,或者至少是在北京长大的外地人,会说北京话,熟悉北京文化,这样能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北京曲剧。”北京曲剧演员、北京市曲剧团艺术总监盛国生介绍道。

  这几年剧团为扩充演员储备,招聘中吸收了不少舞台剧表演专业的毕业生,但进团后如何二次培训这些毫无曲剧基础的演员,成了盛国生与分管教学工作的李相岿颇为苦恼的事情,盛国生直言“生源质量正逐年下降”。据悉,北京曲剧的教学体系大体上与其他剧种无异,学生入学后需从零开始学三弦,上唱腔课、台词课、表演课。“除了唱腔课,其余课程跟中央戏剧学院基本一样。”其中唱腔课由团里的资深老师以剧目拆唱教学为主,其中穿插曲牌教学。

  采写/新京报记者 曹雁南

热门阅读
Copyright © 2012-2019 久久健康. All Rights Reserved .

 频道广告、频道合作联系方式:1837655332(QQ) ICP备案号:12003004号-3

免责声明: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之用,并不表示本网站赞同作者观点或担保其真实性。如相关权利人认为转载内容已侵犯其合法权益,请以书面形式通知本网站,本网站在核实相关情况后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本网站对所提供的其他网页的链接以及各种形式的广告均仅进行了形式审查,但并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合法性做出担保。